【以案说纪2020年第30期】弄虚作假、消极应付、流于形式…透视58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从典型案例看纠治隐形变异四风

本期“以案说纪”主要分享一组关于纠治四风的资讯。四风问题,不仅仅是作风问题,更是严肃的政治问题,广大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以案为鉴,主动对照检查,引以为戒,牢固树立为民服务、廉洁奉公的思想

 

【内容一】弄虚作假、消极应付、流于形式…透视58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冯国刚报道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以来共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58起,其中至少149名党员干部受到相应处理。这58起问题有哪些特点?对下一步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有哪些启示?

  老问题新表现并存,整治需持续发力

  通报的58起典型问题显示,目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在一些地方和单位问题还比较突出,其表现形式各有不同。

 

 

从具体问题类型看,“贯彻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或者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脱离实际、脱离群众,造成严重后果”方面问题5起,占比8.6%;“在履职尽责、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假作为,严重影响高质量发展”方面问题47起,占比81%;“在联系服务群众中消极应付、冷硬横推、效率低下,损害群众利益,群众反映强烈”方面问题3起,占比5.2%;“文山会海反弹回潮,文风会风不实不正,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给基层造成严重负担”方面问题3起,占比5.2%。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阻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同我们党的性质宗旨和优良作风格格不入,是我们党的大敌、人民的大敌,必须坚决整治。如,甘肃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李兰宏等人在部署、落实农村危房改造工作中朝令夕改,工作流程繁琐难懂,任务落实流于形式,对该省脱贫攻坚工作造成负面影响。李兰宏作为分管村镇建设处的副厅长,负有重要领导责任,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通观这58起典型问题通报,“弄虚作假”“消极应付”“流于形式”等词句屡见不鲜,反映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多种表现。统计发现,在通报的问题中,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假作为问题较多,同时,数据表明,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胡乱决策拍板等问题仍然比较突出,整治仍需持续加码发力。

 

  全面检视、靶向治疗。通报的典型问题表明,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对照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具体表现,全面落实实事求是、依规依纪、精准处置的工作要求,保持工作定力,坚决从讲政治的高度加大整治力度,释放进一步向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亮剑的鲜明信号。

 

  实事求是精准量纪,确保政治效果纪法效果社会效果相统一

 

  作风问题关系人心向背,关系党的执政基础。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与我们党的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背道而驰,不仅仅是作风问题,更是严肃的政治问题。从被通报的党员干部所受到处理方式可以看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上狠下功夫,精准量纪执纪,确保政治效果、纪法效果、社会效果相统一。

 

 

 

通报显示,相关149名党员干部均受到党纪政务处分或其他处理。受到党纪处分的共计79人,其中,党内警告45人,党内严重警告30人,撤销党内职务2人,开除党籍2人;受到政务处分的共计33人,其中,政务警告10人,政务记过11人,政务记大过4人,政务降级2人,政务撤职4人,开除公职2人;54人受到批评教育、作出检查、诫勉、免职等处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往往比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难分辨、难定性,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坚持实事求是,精准量纪执纪,在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过程中,实事求是运用“四种形态”,该适用哪种就适用哪种。

 

  从处理各级别党员干部人数看,通报的58起典型问题,查处的149名党员干部中,村(居)干部8人,占全部人数5.4%;乡科级及以下112人,占全部人数75.2%;县处级26人,占全部人数17.4%;地厅级3人,占全部人数2.0%。通报数据印证,重点整治群众身边特别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十分必要。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每月公布的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的数据中,地厅级也占有一定数量。6月28日公布的今年5月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汇总情况显示,涉及地厅级的问题39起,处理43人,这表明,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要从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抓起改起。

 

  驰而不息正风肃纪,进一步巩固拓展作风建设成效

 

  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要求巩固拓展作风建设成效,推动化风成俗、成为习惯,对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出部署。统计发现,通报的58起典型问题中,发生在今年的最多,这表明一些党员干部在坚决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高压之下仍然顶风违规违纪。

 

  公开曝光的58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问题中,违纪行为发生在2016年及以前的共9起,占比15.5%;发生在2017年的共8起,占比13.8%;发生在2018年的共12起,占比20.7%;发生在2019年的共13起,占比22.4%;发生在今年的共16起,占比27.6%。

 

  这些数据一方面反映出各地纪检监察机关在党的十九大后,把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为加强作风建设的重要任务,不断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在实践中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数量增多;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仍需紧盯不放、露头就打、重拳出击,决不能有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

 

  值得注意的是,发生在今年的16起问题中,有13起发生在疫情防控期间,至少有2起问题的4名责任人,在问题发生的当月即受到相应处理。今年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资源县车田苗族乡副乡长夏凉疫情防控期间擅离职守,聚众赌博,给疫情防控带来安全隐患,并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夏凉当月就受到政务记大过处分,并被免去副乡长职务。

 

  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坚决整治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不敢担当、作风飘浮、落实不力的,甚至弄虚作假、失职渎职的严肃问责,确保党中央政令畅通,确保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害死人,其成因复杂、涉及面广,广大党员干部务必以案为鉴,主动对照检查,引以为戒。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持之以恒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力深化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毫不松懈严查享乐、奢靡问题,努力构建纠治“四风”长效机制,进一步巩固拓展作风建设成效。

 

【内容二】从典型案例看纠治隐形变异四风

 

“先后6次收受管理服务对象以打牌‘铺底’为名所送现金,共计3.8万元”“未参加会议,而是接受会议协办单位某药业公司安排的旅游活动”“多次违规借用管理服务对象某医疗器械公司业务员张某豪华车辆”……

 

  今年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多次通报曝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案例。记者通过梳理发现,穿着隐身衣的变异“四风”问题比较突出。主要涉及违规发放津补贴,接受管理服务对象以及下属吃请和收受礼物、电子红包,公车私用等问题。

 

  通报案例中,违规发放津补贴或福利问题占比较大,成为最为常见的一种“节日病”,其隐形变异则表现为巧立名目、打“擦边球”,转嫁成本、用下属单位或企业“打掩护”,套取专项资金、私设小金库用于发放补贴福利等。

 

  天津市地质调查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地质环境监测总站原常务副站长周文彬在班子成员会议上提议,在职工收入“奖励性绩效”里设立“工龄工资”一项,按工龄每满1年每月发10元的标准,按月发放“工龄工资”。2017年1月至2018年1月,该院和监测总站违规发放“工龄工资”27.5万余元。其中,周文彬领取2520元。2019年8月,周文彬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违纪所得已上交。

 

  还有的打着为大家服务的名义,变通支出。西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工会先后三次组织职工开展游泳兴趣小组活动,违规办理多张健身卡、游泳卡,共在工会经费中报销费用79450元;违规购买篮球服,共计报销费用69935元。2019年11月,该公司副总经理、工会主席郭晓鹏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违纪资金予以清退。

 

  “借工会组织活动的名义变相发放福利,看似合情合理,实则违规违纪。”陕西省西安市纪委监委驻市财政局纪检监察组负责人谈及该案例时说,这种行为助长了单位的不正之风,为滋生腐败问题提供了土壤和空间。

 

  记者梳理案例还发现,借助电子商务业务、快递业务的飞速发展,一些“四风”问题从“明面”走向了“暗线”,个别党员领导干部通过收发电子红包、收寄快递等形式收礼送礼。如,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黄安镇政府环保安监网格员薛勇,违规收受监管辖区内企业负责人通过微信转账的好处费3000元,并在其后多次环保检查中为该企业通风报信。2019年8月,薛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调离工作岗位,违纪所得予以收缴。

 

  还有个别党员干部在接受管理服务对象以及下属吃请和收受礼物时,采取各种方式躲避组织调查。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巽寮管委会基建办副主任林海良等18名党员干部应某房地产公司邀请,参加其举办的联欢晚会。晚宴期间,林海良等7名管委会干部和11名村干部凭现场领取的兑奖券,分别兑换现金“红包”2000元至5000元不等。

 

  “以现场抽奖得到的兑换券兑换现金,可谓是在送礼金上用足了心思。”惠州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有关负责人表示,这种隐蔽的赠送红包礼金的行为,让一些党员干部产生侥幸心理,也在某种程度上为发现和查纠“四风”问题加大了难度。

 

  从通报的案例看,个别领导干部变着花样“揩公家油”,使“车轮腐败”的方式越来越趋于隐蔽化。如,深圳市坪山区坪山街道和平社区党委委员、黄果坜居民小组党支部书记刘伟琳,在2014年5月至2019年3月期间,用公务加油卡为自己和家人的两辆私家车加油122次,涉案金额6.1万元;他还通过某加油站工作人员套现公务加油卡1万余元,用于其他消费29次。2019年10月,刘伟琳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违纪款被收缴。

 

  此外,个别党员领导干部还存在变相超标使用办公用房的情况。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第四中学原校长凤羽为规避办公用房超标问题,于2018年10月,将位于办公楼三楼面积为59㎡的房间,分隔成办公室、会议室、资料室,三室共用一处房门进出,变相超标使用办公用房。2019年11月,凤羽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郫都区纪委监委第六纪检监察室负责人表示,凤羽在超标办公室专项整治过程中,为了规避检查做“假整改”,实际还是行违纪之实。

 

  “应对隐形变异‘四风’问题,要健全完善科学有效的作风建设长效机制,加强领导干部理想信念教育和纪律作风教育,使其牢固树立为民服务、廉洁奉公的思想。”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说。同时,他表示,还应更好发挥信息技术作用,做实做细日常监督,遏制隐形“四风”问题。

 

 

 

版权所有威尼斯app下载 纪检监察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